股票入门基础知识学习
非对称非均衡股市交易

汉能股票行情:股价暴跌47% 强制融资员工

简配资 简配资 亿配资

看了汉能集团的报道,一个企业出现了败局的时候,一件事情做错了,又接着做错了第二件,第三件事情,其核心应该还是没有深刻的反思,一步错,步步错。下面就是汉能集团的一件一件的错事记录了。

2015年5月20日汉能股票暴跌47%
2015年5月20日,这个原本浪漫的日子里,汉能暴跌47%。今天早上10:15分到10:40分短短25钟内,香港交易所上市的汉能薄膜发电(HK0566)股价从7港元暴跌至3.91港元。汉能暴跌47%让不少股民心有戚戚然,要是自己所持股票这样,心理能不能扛得住。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汉能暴跌47%是意料之中的,击鼓传花的游戏总要有个接盘手。早先,外媒起底汉能与李河君时,就有人指出:一家公司崛起得如此之快,而且并不具备与众不同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是很值得怀疑的。
汉能强制向员工融资建产业园 不认购或降薪辞退
2018年7月汉能强制融资员工
汉能集团要求员工购买非公开定向发行的理财产品,最低认购起步20万元;岗位级别越高,需要认购的额度越多,年化回报率预期10%。该产品资金拟投向辽宁省营口市与汉能集团合作建设的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
内部人士透露,这项认购活动自6月初开始,截止日期为8月10日,总体规模约6亿元。如果员工认购完成率低于50%,可能面临辞退;高于50%但不能100%完成,可能被降薪。
2019年汉能工人工资5月起被拖欠
北京时间2019年10月9日上午9时许,约200余名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员工,聚集在该公司位于朝阳区安立路的总部讨薪,现场维权声势浩大,吸引了不少当地记者的采访。
据悉,汉能从5月份开始欠薪,大面积欠薪则从7月开始,汉能将每月5号的发薪日调整为28号后,6月、7月的工资截至目前仍没有发放。无奈之下,不得不采取这种方法要回“血汗钱”。

李河君发公开信回应欠薪
几天前有媒体报道,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简称汉能集团)的数百名离职及在职员工称其被汉能集团拖欠薪资、断缴公积金社保,员工齐至汉能总部讨薪,双方经过多日谈判后,并未达成共识。
对此,汉能集团发布李河君致全体员工的公开信,信中李河君称:“最近一段时间,集团在资金方面遇到了一些问题,出现了薪资缓发、社保缓缴等现象,30年来我们从来没有欠过员工一分钱,这次是头一回,实在对不住大家。对此,我深表歉意!这主要责任在我。”
关于员工工资为何会缓发,李河君称,汉能有几百亿应收账款没能按时回收,一些金融合作机构的授信资金也因自身原因暂停发放。汉能自身也存在面对风险太过乐观,危机意识不强的问题,没有提前做好充分的危机应对准备。另外,汉能在经营管理上太过粗放,资源和企业发展节奏匹配不当,招聘进人速度太快,人才素质良莠不齐,人力成本骤增。这些综合因素导致集团在资金调配周转困难,并造成部分员工工资晚发。
针对上述汉能集团内部问题,李河君一并提出了解决方案,下一步汉能集团将工作重点调整至降本增效、优化结构和聚焦核心方面,上述工作已提前启动,进展较为乐观。
对于薪资缓发与社保缓缴问题,公开信中也作出了回复,汉能集团力争在10月底把欠缴的社保补齐,11月应该可以正常发薪,在正常发薪基础上每月补发所欠工资每月的50%,直到全部补齐为止。
汉能薄膜发电停盘数年,集团陷入现金流动性紧张困境
自2009年起,汉能投资超过100亿美元,进入薄膜太阳能领域。2011年,汉能登陆香港资本市场,并在2014年8月26日正式更名为汉能薄膜发电。
起初,新兴薄膜发电产业让汉能一飞冲天。2014年5月,汉能股价尚不及2元港币,到2015年3月5日,股价迅速飙升至最高点9.07港元,整体涨幅接近5倍,市值一度达到3000亿港元。汉能创始人李河君也凭借1600亿的身价力压王健林、马云等人,一度成为当时的中国首富。
2011~2014年,汉能薄膜发电的净利润分别达到7.2亿港元、13.2亿港元、20.2亿港元、33.1亿港元,其强劲业绩令市场为之侧目。
风云变幻,仅在一瞬间。
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突然遭到恶意做空,短短20分钟,股价出现断崖式下跌,超过1400亿港元市值瞬间蒸发,当日紧急停牌,更引发香港证监会勒令其停止上市公司的股份买卖,并且不得复牌,接受调查。而调查的主因之一,则是汉能薄膜发电与母公司汉能控股集团的关联交易,存在“自买自卖”的嫌疑。
自此之后,汉能一蹶不振,停盘、亏损、裁员,市场悲观情绪蔓延,利空尽出。
在停牌三年零三个月之后,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移动能源)发布公告称,将对持有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00566.HK)股票的所有投资人发出私有化要约,其收购价格为每股不低于5港元,以现金收购或股票置换。私有化之后,公司拟在国内A股上市。
据《财经》报道,退市方案开始以现金或股票置换,但是2019年2月26日,现金方案被放弃,汉能薄膜以私有化换股方式进行,侧面反映出汉能的流动性紧张问题。
直到今年6月份,汉能薄膜才正式从港交所退市,而A股上市时间尚未确定。
值得注意的是,自汉能薄膜停牌后,有关汉能集团旗下水电业务补贴薄膜光伏产业的消息就在业内开始流传。
其中,汉能集团最为优质的资产,即金安桥水电站,其部分股权也出质给银行用以“补血”,可见汉能融资的迫切心情。
据公开报道,今年8月中旬,金安桥水电站被法院强制拍卖了51%的股份,这也意味着每年为汉能提供几十亿元现金收入的超级“印钞机”,也不复存在。
汉能集团的小目标难以实现
汉能集团创始人李河君,此前曾定下几个“小目标”,到2019年底,汉能要实现400亿人民币的盈利,2000亿人民币的销售收入,10000亿人民币的市值;到2022年底,实现400亿美元的盈利,200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10000亿美元的市值。
如今看来,这一宏伟愿景,恐怕就此折戟,汉能的未来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本文链接:股票学习网 » 汉能股票行情:股价暴跌47% 强制融资员工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