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基础知识学习
非对称非均衡股市交易

股市2020年预测:牛市起点到来 “新经济”产业将成主角

2019年大盘在年初快速冲高后出现明显回落,随后长时间处在震荡格局当中。截至目前,两市年线出现不同程度涨幅,深成指表现明显强于沪指。
12月12日晚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五大发展方向。分析认为,从管理层的定调来看,“新经济”产业是重中之重。此外,站在年末的时点上,多家券商也发布了2020年的策略报告。整体上,券商普遍看好2020年行情,牛市开启声不断。
宏观经济
需求端:提高最终消费占比,拓展投资消费的转移渠道。经济转型和经济增速中枢不断下降过程中,传统高储蓄-高投资模式不可维继,将倒逼发展转型专注高质量,进而提高生产率和资本回报率。
供给端:在生产要素困局中,倒逼国产替代、科技升级进步。无论是全球范围内的经济下行、量化宽松开启,包括贸易摩擦,主要原因是生产要素的增长困局,长周期中可抵抗该困局的核心变量是供给端技术革新力量。
货币政策
未来一段时间内资本市场政策调控的重要目标,一方面是流动性的节奏,更重要是基于逆周期调整手段上的稳定把控。节奏上,只能放、不能收。过度收紧的问题,一是金融风险的爆发加重,二是影响增量资金的流入。而过松的问题,则会让资产泡沫卷土重来。
财政政策
稳定中如何促进GDP增速,政策或将使用两条腿走路,在财政政策上有所推进。特别需要关注“一动一静”两点。静,是专项债发行规模的变化,与基建投资动向;动,则是为了刺激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更加积极主动的财政政策。
行业配置
1、对于科技革命与成长预期的解读:国产替代、消费升级;
2、国际投资者对于国内市场的理解;必选消费、金融开放;
3、 在经济后周期中的边际景气改善:高端制造、新能源车。

光大证券:新牛市将开启
从盈利的角度看,预计全A盈利增速明年回升至8%左右。基于政策经济周期框架对于金融数据与盈利周期的关系,从历史数据所体现的特征事实发现,商业银行总资产同比增速大约领先全A盈利增速4个季度。与此同时,在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同比增速上行了约两个季度。据此推算,我们认为2020年全A盈利增速有望上行至8%,相比于今年6%略有提升,高点大概出现在2020年二季度,呈现盈利周期弱复苏的态势。
从估值的角度看,A股目前略有低估。从全球视角看,A股仍显低估,从市盈率历史分位看,美国道琼斯和标普500在70%,纳斯达克在47%,与中国创业板指、深证成指的估值分位50%相差不多,中国沪深300、上证综指分别只有 30%和20%;从市净率看,美国三大股指分位均在85%以上的水平,中国各主要股指的估值分位均在50%以下,沪深300只有20%,上证综指更是只有9%。再从大类资产的角度看,2020年上半年股比债优。最后从政策经济周期的角度看,目前估值隐含实际GDP增速预期约为5.4%,略偏低估,这意味着明年上涨的主要动力将由今年的“估值修复”切换为盈利推动。
“非典型滞胀”是短期制约市场上涨的根本因素,明年一季度开启弱周期下的新牛市。CPI不是一个数字游戏,它是衡量通胀之下民众焦虑情绪的量化指标,意味着非典型滞胀的政策含义是“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的鸡尾酒疗法。明年一季度有望同步出现盈利周期弱复苏、CPI见顶回落,这对于权益而言是牛市含义。也就是说,在2019年初提出的“一季度修复,二季度风险,下半年牛市的前夕”的判断大概率将会兑现。
从政策经济周期的角度看,导致过去十年A股不涨的根本原因在于潜在增长率的持续下行,“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有助于延迟退休的自发出现、有助于提振TFP,有望促使中国GDP潜在增长率提前企稳、提前结束十年不涨的尴尬;猪周期不过是非典型滞胀的短期扰动因素,过去十年的房价暴涨才是非典型滞胀的根源,从巴菲特的研究看,长期滞胀对于股指的含义是长期滞涨,只有遏制了滞胀才会有长牛,“紧信用、松货币、宽财政”有助于遏制房价暴涨导致的非典型滞胀,进而为市场带来长牛的希望。因此,“新牛市”的含义更多是指明年可能是过去十年未曾有过的长牛期开始。
国金证券:沪指或达3500点
随着中美两国贸易代表积极谈判与深入沟通,预计中美贸易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可期。美国农民的选票对于参与2020年美国大选的候选人都至关重要。中国是美国农产品的第一大进口国,近几年我国从美国进口农产品金额大概在200-300亿美元。由此,中美贸易关系走向直接关系到美国农民的利益。在大选年,美国国会全体众议员和三分之一的参议员都面临连选连任的挑战,他们忙于竞选,在对限制和打压中国的法律制定问题上可能会放缓,类比于2016年。
作为全面深化资本市改革中的一项重要内容,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各项举措的密集落地,正在逐渐改变A股市场的话语权和市场生态。当前A股投资者结构中外资持有流通市值占比由2015年的1.40%提升至3.96%。基于对2020年人民币汇率升值,且我国进一步实施对外开放战略方针这一判断,预计2020年北上资金净流入A股规模有望达2000-3000亿。与其他主要国家的证券市场外资化程度对比下来,我们认为A股吸引外资仍有较大空间。
当前机构投资者集中配到了“食饮、电子、医药、家电、保险”等消费成长类行业,超低配周期类行业。机构投资者交易结构趋同化,将使得A股波动会加大,而相应的低估值策略组合有望在短期内跑出超额收益。另外当前经济环境处于“类滞涨”,尤其2020年春节前后CPI有望破“5”,在这样的背景下,预计在春节前国内货币政策很难有继续“放水”的空间,增加了市场短期的波动;中长期“新经济”产业在逐步崛起。2020年景气度高的领域分别:5G产业链、智能手机产业链、VR虚拟现实、新能源汽车。
从策略角度来看,2020年A股“春季行情”依旧可期,但启动的时间点或在2020年春节前后。上半年“猪通胀对货币政策的制约”以及“投资者交易结构较为趋同”,使得A股上半年走势处于震荡反复的走势,上半年相对看好春节之后的“2、3、4”月份A股市场行情。整体来看,2020年A股机会远大于风险。2020年全年来看,预判A股走势由“反复筑底”到“结构牛市”,上证综指区间2800-3500点,沪深300指数年化收益率约在15%左右。
2020年重点布局三条投资主线,投资主线一:科技创新类。看好2020年“5G产业链、智能手机产业链、虚拟现实以及新能源汽车”;投资主线二:“消费升级”的趋势仍在延续,所涉及的领域:化妆品、医疗美容服务、教育等;投资主线三:高分红价值蓝筹类。优质企业开始重视股东回报,加大分红比例。
信达证券:A股将缓步上行
宏观经济方面,增长压力不减,房地产韧性和基建逆周期支撑下仍存企稳动力。我国宏观总需求仍存韧性,房地产投资增速存下行压力但韧性依然较强,财政政策倾斜力度加码基建投资,2020年增速回升至6%以上的可能性较高,高端制造是制造业投资的重要发力点。虽然企业盈利增速放缓拖了居民消费,但汽车景气度逐步回升叠加房地产竣工周期,消费增速降幅空间亦不高。中美博弈仍是出口的最大不确定性因素,叠加全球经济放缓,预计出口增速大概率维持低位运行。
流动性方面,全球经济放缓带来降息潮,我国市场的流动性有望逐步改善。随着全球经济发展压力的加大,各国央行开始陆续进行流动性管理,美联储连续降息三次,其余部分国家和地区也开始降息释放流动性。2019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公开市场利率逐步下调,MLF、OMO、LPR的利率相继降低,这反映出决策层稳经济的动力较强,且在全球经济放缓背景带来的降息潮之下,未来市场利率有望进一步回落。
估值来看,A股估值处于历史底部,市场风险偏好仍处低位。虽然2019年A股市场中枢抬升,但目前A股主要板块,及主要指数的市盈率,仍然处于历史底部区域。A股估值整体继续下降的空间不大,市场系统性风险发生的概率较低。从换手率、两融余额和机构股票仓位上分析,目前市场的风险偏好仍然处于相对低位。从资金的角度分析,2020年股票的供给和需求都会有明显的提升,外资和国内机构长线资金仍将持续流入。
对于市场,业绩企稳叠加风险偏好抬升,股指有望缓步上行。从估值维度看,市场整体估值处于底部区域,历经反弹后安全边际仍在。未来增量资金来自于外资和居民、机构长线配置资金。预计2020年市场利率中枢下行,推动风险偏好稳步回升。从业绩维度看,上市公司盈利增速企稳回升的概率较大,结构上会呈现出分化趋势。综上分析,认为业绩企稳叠加风险偏好抬升,股指在2020年将缓步上行。
机会方面,建议关注三个方向的配置策略,高股息率板块、消费景气上行板块、科技创新板块。我们认为有三条投资策略可供投资者参考,第一,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市场利率中枢逐步下移,一年期的银行理财收益率也下行至4%附近。相比之下,高股息率板块的吸引力逐步增强,尤其是蓝筹股以及银行、地产行业;第二,我国仍然处于消费升级过程,展望未来,值得期待的消费景气度上行板块,是汽车产业链和房地产竣工产业链,建议关注汽车行业及家居板块;第三,科技创新周期叠加国产替代需求,我国未来科技行业景气度有望持续提升,建议关注电子和计算机等行业。
平安证券:主线仍在基本面
2020年A股市场的关键词在于新的平衡。对A股市场整体判断偏乐观,主要结构性机遇来自资本市场制度改革的红利,一方面新兴产业的中小市值上市公司估值打开向上空间,另一方面白马股估值受中长期资金流入仍有支撑。而风险主要来自类滞胀风险和中美贸易摩擦风险,主线投资逻辑将仍围绕业绩基本面。
宏观经济的新平衡:三周期叠加下行和逆周期调控。我国宏观经济当前仍在金融长周期、产能中周期以及房地产短周期的三个周期下行的风险释放之中,2020年和2019年的经济金融市场环境相比变化不大,但是市场在政策基调的相对调整下处于一个新平衡的阶段。尽管整体宏观环境对资本市场的支撑仍具韧性,但是总量经济增长对权益投资的意义相对减弱,更需要从经济结构上来寻找产业投资和资本市场投资的亮点与机遇,即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的两大方向。
监管周期的新平衡:新制度红利的开启。我国监管周期自2012年以来经历了三轮变化,从宽松到收紧再到宽松。本轮监管周期以金融供给侧改革为基调,以科创板落地以及再融资政策放宽为重要标志,以“深改十二条”为主要改革方案,一方面打开新兴产业的中小市值上市公司的估值空间,另一方面中长期资金的引入为白马股估值提供有效支撑,释放新一轮监管制度红利。在“深改十二条”的指引下,资本市场改革落地将加速,中长期资金引入以及推动注册制改革将是下一重点。
权益市场的新平衡:流动性、盈利和估值的重构。A股市场同样在2020年迎来自身新的平衡,资金更注重三者之间的重构匹配机遇。流动性变化主要在于上半年的类滞胀风险以及中长期资金的机遇;上市企业盈利在经济韧性以及低基数效应下小幅改善,但是结构性业绩改善主要在龙头和新兴产业主线;市场整体估值处于均值分位,但中证500和中小板指的估值相对较低,房地产和银行行业的估值较低,家电和券商的龙头估值溢价较低。
综合2020年的核心判断,我们认为市场主线仍主要围绕业绩基本面,因此推荐高景气、低估值的行业板块机会。第一是新兴产业板块:5G产业链、集成电路产业链、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以及生物医药二线龙头;第二是低估值龙头板块:家电和券商行业龙头;第三是低估值行业板块:银行和房地产。
华安证券:指数仍有向上空间
经济从快速下行过渡到寻底阶段。与2011-2017 年经济潜在增速下降不同 ,2018-2019年经济的调整与贸易摩擦、全球经济萎靡、库存等周期性因素有关。2020年经济在全球降息累积效应、国内二次去库存以及政策托底下,陷入长期通缩概率不大,将继续体现出韧性,预计全年前低后高。而存量经济下行业结构变迁、集中度提升等,2020年A股企业盈利表现将继续强于名义经济增长。
估值中枢的推动力量从外部转向内部。2020年美国降息次数减少、外资流入速度放缓概率较大,外部因素对估值中枢的推动作用将逐步减弱。从内部因素看,无风险利率大幅下降需等待明年一季度猪价与房价得到有效控制,经济摆脱类滞胀阶段之后。当前风险溢价远高于历史相同点位市场风险溢价水平,未来随着贸易紧张情绪缓解、经济下行压力趋缓存在着均值回归的可能。
整体来看,2020年指数仍有向上空间。首先,2020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最后一年以及五年规划收官之年与新五年规划萌芽之年,政策托底会推动风险溢价向历史上均值水平回归;其次,明年二季度后,包括猪价与房价将得到有效控制,政策空间打开有利于股市的回升;最后,美联储降息与扩表累积作用下,将显著提升风险资产尤其是A股等新兴市场股市表现。
从行业配置来看,行业分化、风格分化、个股分化、估值分化等存量经济特征在2020年继续演绎。成长股投资贯穿2020年全年,消费注意甄别个股业绩,明年二季度把握周期股脉冲性机会。我们超配的行业主要有:一是低估值行业,如金融、地产、基建;二是科技行业如通信、电子、传媒、计算机等,叠加了自主可控与5G发牌行情;三是汽车等强周期行业,弱周期中看好轻工、商贸零售、家电等。
(文章来源:金融投资报)

本文链接:股票学习网 » 股市2020年预测:牛市起点到来 “新经济”产业将成主角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