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基础知识学习
非对称非均衡股市交易

辉山乳业被港交所强制退市 财务造假股价闪崩暴跌85%

曾在盘中上演离奇崩跌的辉山乳业今日被取消上市地位。
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半小时之内暴跌85%,此后停牌至今,最终惨被退市,不仅投资者损失惨重,还有20余家债权银行也深陷泥淖。
辉山乳业被取消上市地位
18日晚间,港交所发布公告称,由12月23日上午9时起,对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予以取消,该公司的股份自2017年3月24日期已暂停买卖。
根据公告2018年3月27日,港交所上市部认为公司并未符合复牌条件,因此将公司置于除牌程序第一阶段。2018年9月27日及2019年5月3日分别将辉山乳业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二及第三阶段,在除牌程序的第三阶段于2019年11月15日届满前,公司依然没有提交任何复牌建议,因此联交所决定取消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
根据港交所《上市规则》,上市公司被除牌的流程有三个阶段,每个阶段最短6个月,其间公司可提交复牌建议予以港交所上市部审批,在每个阶段结束时,如果没有一个可行的建议,港交所会将公司至于下一个除牌阶段,直至取消上市地位。
而在停牌期间,辉山乳业重组消息不断,一度有蒙牛、光明等大企业有意“接盘”的消息传出,但均无下文。
中泰国际(香港)分析师颜招骏向时报君表示,被取消上市的公司,股东持有公司股票就成为废纸一张,只可以在场外交易,但因为场外交易缺乏流通性,所以在估值上会有很大折让。由于散户投资者难以了解公司实际业务及价值,场外交易渠道有效,因此站在散户角度来看,公司退市等于total loss(全部损失),持有股票会一文不值。
尽管香港保障投资者协会认为强制除牌制度对中小股东不公平,连套现的机会都没有,但港交所依然于2018年5月针对长期停牌而复牌遥遥无期的“僵尸股”开了一剂猛药,其中主要提到几点:
一是主板上市公司停牌需在18个月内,创业板上市公司停牌需在12个月内复牌,否则港交所有权予以除牌。
二是重点监察少数业务运作规模极低的上市公司。这些公司主要特征包括:近期业绩报告显示公司业务活动极度低迷,营业收入极低,出现亏损和营运现金流为负;公司无法证明其拥有足够价值的资产维持上市地位。对于具有以上特征的公司,港交所有权令其短暂停牌或将其除牌。
辉山乳业曾被沽空,股价暴跌
将时针拨回两年前。2017年3月24日早盘,辉山乳业股价突然断崖式下跌,盘中跌逾90%,当天下午1点,辉山乳业股票暂停买卖,停牌前股价跌幅85%,报0.42港元,市值一日蒸发320亿港元。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公司债券逾期,大股东挪用资产炒房,浑水做空直指公司财务造假是股价崩跌的主要原因。
作为区域乳业龙头,辉山乳业一度被看做财大气粗的白马股,然而好光景在浑水发布沽空报告后一去不返。
2016年12月16日,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发布沽空报告,直指辉山乳业财务造假,认为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其资产价值及负债。此外,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杨凯挪用公司资产1.5亿港元,甚至更多,因此公司估值实际接近零。遭遇做空后,辉山乳业当日紧急停牌,并以公告形式回应称,所有交易均符合港交所证券上市规则的规定。此外,辉山乳业的控股股东还以增持的方式进行“反击”。
2016年12月19日,浑水以国家税务总局增值税数据为佐证,又发布了第二份报告,称辉山乳业存在大量欺诈性收入,农产品建设条件恶劣,在维护上的资本支出不足以保证奶牛的健康以及牛奶产出。并维持对辉山乳业的财务问题判断,认为公司资金链出现危机。
2017年3月20日,债权行突然接到辉山乳业通知,称资金无法及时调度,不能按时偿还部分银行利息,欠息约3亿元,引发部分银行试图抽贷,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紧急召开辉山乳业集团债权银行工作会议,23家债权行与辉山乳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均出席,会议上,杨凯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
3月24日,资金链断裂危机终于传导至股价,辉山乳业322亿港元的市值1小时内灰飞烟灭,当日收盘仅剩56.6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辉山乳业在暴跌前还是港股通标的,且备受内资青睐。在停牌前,辉山乳业已累计60次上榜沪深港通当日十大成交股名单。根据港交所公布的港股通持股数据,在辉山乳业暴跌前一天,内地资金通过港股通合计持有9.6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16%。
以3月23日收盘价计算,上述股份对应市值约27.05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24亿元。而在经过24日暴跌后,上述持仓对应市值仅为约3.6亿元人民币,内地资金单日浮亏超过20亿元,南下的内地资金损失相当惨重。

相关新闻还有以下值得关注。

2017年,辽宁省政府金融办3月23日组织召开的关于辉山乳业的会议,会议主题是维稳。
据悉,此次会议中,辉山乳业是东北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涉及80多家公司,4万多员工,省金融办吸取东北特钢的教训,为了社会稳定,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对辉山乳业要有信心,希望能给辉山乳业四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多家银行在发言中纷纷表示愿意相信有六十多年历史的东三省最大的乳业辉山乳业,相信辉山乳业四周内能支付全部拖欠的利息。

辽宁昔日首富成老赖
辉山乳业成立于1951年,前身是沈阳农垦总公司下属的国有企业。据介绍,1998年底,沈阳农垦总公司将沈阳地区的多个畜牧场、牛奶公司、乳品加工企业整合在一起,组建了“沈阳辉山乳业集团”。
据了解,2002年沈阳乳业还是东北最大的液态奶企业,液态奶产量仅次于光明、三元和伊利,排全国第四。当年沈阳乳业进行了改制,引入外部资金进行合资,由国有控股变为中外合资。
2004年7月,沈阳市农垦联合企业总公司彻底退出沈阳乳业,沈阳乳业又由中外合资变为外资美国隆迪独有,杨凯为沈阳乳业新任总经理,负责日常运营管理。
2004年12月,在美国隆迪取得沈阳乳业全部股权5个月后,总经理杨凯获得了沈阳乳业50%的股权。辉山乳业上市招股书里的解释是,“基于杨凯对沈阳乳业及所有其他合营公司所做的贡献”,业务伙伴将沈阳乳业的50%权益转让给杨凯。

随后又经过了股权转让和经营实体变更,最终在2012年8月,杨凯成为辉山乳业的大股东和董事长。
2013年9月辉山乳业实现了港股上市,上市后股价从3元多下跌到1.2元,然后又涨回3元左右,一直持续到2017年的3月。
2016年杨凯以260亿身家,登上了胡润百富榜,排在第66位,也是辽宁首富。
股价崩盘之后,2017年12月7日,辽宁省盘山县人民法院公布,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就在去年,他还作为辽宁省首富登上过胡润百富榜。
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将会有许多不良后果,比如在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受到信用惩戒。
据统计,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时,涉及的金融债权高达上百亿,涉及70多家债权人,包括23家银行,十多家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部分P2P、私募机构。
杨凯是地地道道的沈阳人,出生于1957年,在食品及乳品行业干了20多年。
早年间,辉山主营上游业务,通过养殖奶牛提供原奶销售,其中大部分销往第三方,少部分用于内部生产,其下游的乳制产品主要供应以沈阳为主的辽宁市场。
2008年,中国乳制品爆发大规模三聚氰胺事件,行业人人自危,但辉山乳业却幸免于难。在此之前,该品牌只是“偏守”辽宁的家乡品牌,之后,辉山一跃而起,不仅占据沈阳80%、辽宁60%以上的市场份额,还稳居东北第一。
在杨凯带领下,辉山乳业首创从饲料种植直至售后服务的一条龙模式。在产品源头,他们设计“自营牧场”,建立世界最大的奶牛养殖基地。“当别人把80%的精力和资金用在营销上时,辉山却把80%的精力与资金用在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的养牛事业上。正是这样一条看起来非常曲折的弯路,让辉山乳业异军突起,赢得消费者的信赖与尊重。”一篇文章曾如是说。
“企业能走多远,品牌能否做成百年老字号,取决于企业是否能放弃短视、极目远眺。现在中国乳业重要的是做品质,不是做规模。辉山的目标不是盲目做大,而是养好牛,做好奶。辉山乳业将在不远的将来走向五大洲、四大洋!”杨凯如是说。
辉山的全产业链模式曾在业内引发讨论。支持者认为其模式不仅有助于安全把控,更能大幅度拓展盈利空间;反对方则认为重资产的全产业链模式会给企业带来沉重的资金负担,辉山乳业的负债率也因此居高不下。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