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基础知识学习
非对称非均衡股市交易

300467迅游科技股票最新消息 创始人互相罢免 违规减持

12月20日,迅游科技开盘涨停,截至发稿,报22.88元,涨停板上封单超10万手。12月18日,12月19日,迅游科技股票已经连续两日涨停。公司最新市值50.97亿元。

昔日网游加速器第一股迅游科技(300467,股吧)(300467.SZ)的光环正在逐渐暗淡,继2018年业绩大幅“跳水”后,公司又传出实控人质押爆仓、股东内斗的“噩耗”,迅游科技将何去何从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今日公司发布消息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章建伟等正在筹划控制权变更,拟交易对手方为贵阳市大数据产业集团,后者实控人为贵阳国资委。
而在今年8月份公司曾披露称成都高新区管委旗下高投集团曾欲接手公司5%股权,帮公司“脱困”,不过截止目前并未成行,而今贵阳国资能否成为迅游科技的脱困的“白衣骑士”?
成都国资“爽约”
工商信息显示,贵阳市大数据产业集团成立于2019年2月2日,注册资本10亿元,是依照《贵阳市国有企业战略性重组工作方案》组建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
其主要是推动大数据与实体经营深度融合,业务范围包括大数据关键基础设施建设及运营、、块数据城市建设与开放应用、数据交易及成果转换、大数据技术创新和融合应用、大数据金融等。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此前贵阳市大数据产业集团还与贵州国卫信安科技有限公司、贵阳数安坊数据科技有限公司、阿里巴巴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合伙成立了大数据安全工程研究中心(贵州)公司。
受此影响,迅游科技股价12月18日、12月19日、12月20日连续三个涨停。不过公司公告称,目前交易方案正在确定过程中,尚未签署正式协议,确定后公司将督促相关各方将按规定分阶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显然贵阳国资能否最终接盘还存在很多变数,实际上今年8月份成都高新区管委旗下高投集团欲接手公司5%股权,彼时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章建伟、袁旭以及陈俊与高投集团分别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高投集团拟受让5%的公司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高投集团的主营业务包括建设、科技、经贸发展投资等,系成都高新区管委会下属全资国有平台公司。高投集团表示,此次股份受让的原因,系为支持民营企业纾困,推动化解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管质押平仓风险,防止因控股股东股权质押风险波及上市公司。
当时公告还称,下一步高投集团拟在组织中介机构对公司尽职调查的基础上,开展投资谈判、协调相关方和履行国资审批等相关工作。迅游科技将督促各方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要求,根据该事项进展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不过此后就再无下文,而三季报显示公司十大股东之中并没有高投集团的身影,对于高新国资为何“爽约”,记者先后致电高新区管委会、高投集团以及上市公司但是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应。

股票质押危机
11月25日,深交所对迅游科技的董事、实控人之一、控股股东陈俊做出了通报批评的处分,他在8月6日,因强制平仓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迅游科技股票将近115万股,减持股票数量占迅游科技总股本比例的0.51%,涉及金额1757万元。
陈俊没有按规定提前15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且减持行为发生在迅游科技2019年半年度报告披露前三十日内,属于违规动作。
11月25日,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也给迅游科技的董事、实控人之一、控股股东袁旭下发了监管函,袁旭在8月5日、8月6日因强制平仓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迅游科技股票合计将近45万股,成交金额742.3万元。
与陈俊的情况类似,袁旭也没有按规定披露减持计划,且减持行为发生在迅游科技2019年半年报披露前三十日内,属违规动作。
8月6日,三名实控人中两名被强制平仓。在同一天,迅游科技披露,另一名实控人章建伟则将所持有的公司股票办理了补充质押,截至8月6日,章建伟已经将其持有的公司股票全部质押。
股票质押危机持续发酵。8月26日,迅游科技披露,袁旭直接持有的公司股票全部被司法冻结,这是由袁旭与公司董事长章建伟的借款纠纷所致,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采取了诉前财产保全措施。
9月6日,迅游科技披露,袁旭及其一致行动人厦门天宇投资和厦门天成投资持有的公司股份全部被司法轮候冻结或冻结,该次司法冻结是天成投资、天宇投资与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借款纠纷所致(袁旭均作为借款担保方)。中航信托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对天成投资、天宇投资所持公司股份进行司法冻结,对袁旭所持公司股份进行轮候冻结。
9月30日,迅游科技又披露,陈俊持有的公司股票全部被司法冻结,司法冻结由陈俊与首创证券股份质押借款合同纠纷所致,首创证券向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冻结陈俊所持有的迅游科技股票。
10月16日,迅游科技披露,袁旭对其质押的、原本应该在2019年10月16日和2019年11月6日回购的股票办理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展期业务,延长回购期一年。虽然办理了延期回购,但并没有将质押风险消除。
同样在10月16日,迅游科技披露,由于质押风险,章建伟可能会减持部分公司股票。

迅游科技麻烦缠身
公开资料显示,迅游科技成立于2008年,主要为网游玩家提供网游数据传输加速服务,有效解决网游玩家在网游中遇到的延时过高、登录困难、容易掉线等问题。公司于2015年在创业板上市,凭借网游加速器第一股的光环股价曾一路狂飙至126.89元,后又因牵手腾讯“吃鸡”、“王者荣耀”等爆款手游再度风靡。
2016年迅游科技的产品逐渐从PC端向移动端转型。公司2017年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形式,收购狮之吼100%股权。但好景不长,公司2017年收购狮之吼“暴雷”了,2018年直接遭受了断崖式下跌,公司亏损高达7.9亿元。
2019前三季营收3.80亿元,同比下降28.10%;归母净利1.18亿元,同比下降31.57%;扣非净利8868.86万元,同比下降47.56%。其中,第三季营收1.16亿元,同比下降33.56%;归母净利1277.28万元,同比下降81.34%;扣非净利1892.01万元,同比下降71.48%。
作为联合创始人,章建伟、袁旭与陈俊之间曾在今年爆发内部矛盾。今年9合计代表迅游科技16.35%表决权的股东袁旭、陈俊共同提议免除章建伟的董事长职务,理由是章建伟作为公司董事长,缺乏对公司所处行业、发展战略、主营业务的理解,长期缺席公司战略制定、经营管理。
与此同时,章建伟则提议罢免袁旭总裁职务,理由则为袁旭提供材料显示其与迅游科技对外投资标的逸动无限、雨墨科技的实控人均存在背靠背的非经营性大额资金往来,涉嫌从公司对外投资中谋取私利,损害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涉嫌故意侵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及违反忠实义务等。
当年一起创办迅游科技的合作伙伴,却各自指责对方并提议免除对方职务,这引发外界的高度关注。10月23日,深交所也因此对迅游科技下发关注函。面对这样一家公司,主营大数据的贵阳国资将如何帮助其脱困呢?我们拭目以待。

 

狮之吼2018年净利润未达标 迅游科技亏损近8亿

狮之吼成立于2014年,100%的收入均来自境外。主营业务包括向全球移动互联网市场推出移动客户端软件产品,包括手机系统清理、电池管理、系统安全等,业务收入来源主要为移动软件内置广告。2017年6月迅游科技披露的交易草案称,公司拟向鲁锦等11名自然人股东以及天宇投资、天成投资等17名机构股东购买合计持有的狮之吼100%股权,交易作价为27亿元。
然而,当时狮之吼所有者权益账面值为2.49亿元,采用收益法评估后的评估值为27.78亿元,评估增值25亿元,增值率达到了1014.79%。迅游科技2017年年报也显示,这笔高溢价的并购也给迅游科技带来了高达22.7亿元的商誉。
在如此高溢价收购的情况下,狮之吼也承诺在未来三年取得7.6亿元的归母净利润。按照公告中的业绩承诺,狮之吼2017 年、2018 年、2019 年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得低于人民币1.9亿元、2.5亿元、3.2亿元。
迅游科技2017年财报显示,狮之吼全年实现净利润1.96亿元,完成了2017年的目标。根据此次的年报来看,2018年,狮之吼实现净利润1.65亿元未达目标。
此外,迅游科技及下属子公司参与的基金于2017年收购了成都逸动无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逸动无限”)部分股权。鉴于逸动无限2018年实际业绩预计远低于其承诺业绩,迅游科技对长期股权投资——逸动无限的可回收金额进行重新测试,补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1.32亿元,较业绩快报增加资产减值损失1.32亿元。
就在同一天,迅游科技还发布了2019年一季度报告,公司Q1实现净利润7246万元,增长幅度为39.77%。关于2019年一季度业绩变化,迅游科技表示主要是由于报告期内公司持续推进各项业务,经营状况良好,净利润较上年同期有所增长。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