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入门基础知识学习
非对称非均衡股市交易

今日股票行情:ST康达,澳优乳业,中青旅股票

简配资 简配资 亿配资

 ST康达股票行情:京基集团继续吃进30%股权 醉翁之意不在酒
历尽波折成功取得*ST康达(000048.SZ)控制权的京基集团似乎并没有收手的打算。据*ST康达披露,通过受让深圳市华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华超投资)的股权,京基集团持有的*ST康达的股份合计将达到71.50%,控制权继续稳固。而*ST康达虽自诩“中国农牧第一股”,但最受关注的资产却是房地产项目,而这,也正是地产大鳄京基集团真实意图所在。
*ST康达由养鸡公司起步,是一家上市超过20年的老牌企业,直至2018年的年报,公司还自称“中国农牧第一股”,并将现代农业定义为公司的“战略核心业务”。而起步于1994年的京基集团,主业则是房地产开发,并因深圳市地标建筑“京基100”而远近闻名。
澳优乳业股票消息:遭沽空机构狙击市值缩水 乳企频遭机构狙击
披露上半年业绩报告仅仅两日,在港上市的乳制品公司澳优(01717.HK)便遭遇沽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杀人鲸资本)做空。
8月15日,此前沽空安踏失利的杀人鲸资本,发布了针对澳优的做空报告,引发后者股价暴跌20.11%,澳优随后紧急停牌。
这份长达41页的中英文报告,指出澳优存在虚报销售额、盈利造假等五大问题,并由此得出“澳优完全不值得投资”的结论。报告称,根据独立证据对澳优的收入进行调整后,澳优的股价估值仅为每股 5.78港元。
针对指控,澳优乳业当日下午予以否认,并于8月16日早间发布澄清公告,对沽空报告中的指控进行逐条否认,称有关指控“毫无根据且严重误导”。截至16日下午14点35分,澳优股价反弹逾14%,但仍未收复前一日的“失地”。
今年8月13日,澳优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1.48亿元,经调整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利润4.35亿元,同比增长63.8%。澳优表示,营收上涨为配方奶粉业务收入增加31.4%至27.3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收入实现增长的同时,其销售及营销费用也在增长。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澳优营销费用为8.63亿元,同比增长24%。
“澳优近期不断推广,容易导致自己成为做空机构的目标。”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记者表示,“澳优与其他大型乳企不同,产品结构相对集中,或许澳优在经营中存在瑕疵,但没有做空机构认为的那么夸张。”
近来,乳制品企业频繁遭遇做空。据不完全统计,澳优已经是引发关注的第三家被做空的乳企。今年3月,做空机构GMT发布了一份关于蒙牛乳业的做空报告,但是从蒙牛当时的股市表现来看,只是受到微弱影响。
而沽空机构另一次针对上市乳企的做空,则显得尤为惨烈。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半小时暴跌90%,市值蒸发300多亿港元。市场普遍认为其股价暴跌与此前遭浑水做空有关。
此后,辉山乳业一蹶不振,2017年底被迫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但由于债务额巨大,接手企业受限,一直未有适当重组方案。日前有消息称伊利拟以15亿资金接手辉山,伊利方面也承认受邀参加辉山的重组竞标,但项目仍在商谈中,仍存在不确定性。
遭遇沽空机构做空的澳优是否会成为第二个辉山?对此,朱丹蓬认为,“不会出现这种可能,澳优目前终端、渠道表现良好,同时,澳优大股东是中信集团,有国资背书。”
中青旅股票行情:双镇遭遇发展瓶颈 旅行社业务边缘化
老牌旅游企业中青旅(600138.SH)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困境。
8月15日晚间,中青旅披露的2019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其实现营业收入58.53亿元,同比增长5.13%;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2亿元,同比下降5.61%;扣非净利润2.58亿元,同比下降15.67%。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中青旅营收主力的古北水镇上半年业绩“触礁”,净利润大幅下挫47.23%,而这一业绩直接导致中青旅净利润的下滑。此外,中青旅解释称净利下滑“受同比人工成本及财务费用增加等因素影响”。
安信证券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古北水镇业绩不佳早有预兆,中青旅的盈利模式多年未变,是导致业绩下滑的主因。
中青旅作为老牌央企,业务涉及旅行社业务服务、整合营销业务、乌镇和古北水镇为代表的景区业务、中青旅山水运营的酒店业务、福利彩票技术服务业务及中青旅大厦租赁业务为主的策略性投资业务。
其中,乌镇、古北水镇一直是中青旅稳定的利润贡献方。但自2018年以来,乌镇和古北水镇的客流均出现下滑迹象,营收、净利增长遭遇瓶颈。
不过,即便如此,受益于“双镇”运营维护,中青旅仍获得政府2.49亿元的补助,其中,古镇保护与旅游开发补贴金额为2.45亿元,其他政府补助项目金额为1007.85万元。
“政府补助一直是中青旅稳定的收入来源,这也导致中青旅逐渐进入舒适区,近年鲜有创新。”上述业内人士坦言。
虽然“双镇”业绩不及预期,但中青旅现金流较为稳定,其子公司中青博联在北京世园会筹备及后续运营中收入稳定,于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2.01亿元,同比增长10.29%,实现净利润2119.32 万元。此外,中青旅大厦租赁业务每年稳定为中青旅贡献净利润约4500万元。
2018年底,中青旅实施董事会换届,新增3位光大集团领导,总裁职位由光大集团深化改革小组领导邱文鹤接任,自2019年开始对其直接进行管理。
安信证券在研报中指出,中青旅自2018年1月划转光大以来,双方在管理上迟迟未实现直接管理,因此市场对控股股东光大后续对中青旅在管理、资金、资源等方面产生助力,保持谨慎。但经过将近1年的磨合,大股东支持层面的兑现后续有望逐步落地,打开公司成长空间。
尽管整合期内光大集团方面未透露出与中青旅的进一步合作,但从财务情况来看,中青旅现金流稳定,今年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4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4.30%。
当前中青旅拥有多个土地储备,在建项目包括乌镇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二期项目、2020年即将开业的濮院项目等。
作为中青旅近年来的重点项目,濮院建设已经耗时近6年,市场上已经涌现出上百家特色小镇玩家。与濮院定位相似的有华侨城旗下的安仁古镇和黄龙溪古镇、宋城演艺旗下的西樵岭南文旅小镇,以及各大地产商旗下开发的特色小镇。
梁国庆对记者表示,乌镇的成功是依靠其准确定位,正逐渐从传统景区的设门卡收门票,转向文化消费、度假休闲和商业会展等多层次的商业模式。乌镇地处长三角核心区位,周边大企业众多,受益于互联网大会的成功,正成为长三角企业的品牌发布会、商业活动的新场所。濮院项目复制乌镇模式,地理位置相近,找到自己的发展特色,才能为中青旅解决业绩增长疲软问题。
看上去似乎并无交集的两家公司,为何如此“纠缠不清”?而京基集团又为何如此煞费苦心,只因要拿到*ST康达的控制权?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ST康达的几大业务中,“战略核心业务”饲料生产及养殖业贡献的营业收入占比仅为32.78%,房地产开发收入占比却高达52.08%。毛利率方面,2018年公司饲料生产的毛利率为8.39%,但房地产开发的毛利率却高达68.59%。
一时间,外界似乎很难去定义*ST康达究竟是一家农牧公司还是一家房地产公司。而相比农牧产业,这才是以房地产作为主业的京基集团的“醉翁之意”。

本文链接:股票学习网 » 今日股票行情:ST康达,澳优乳业,中青旅股票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